重度懒癌/八团团饭+黄黑担/粽团红蓝担

基本只混冷圈+混过的各个圈都有过大起大落 现实甜不甜与我无关_(:з」∠)_我只能说我这里肯定是甜的(也许

【死鬼CP】李赫警官的奇遇18

终于来更新了_(:з」∠)_


传送门



我跟你们讲我放寒假了你们信不信…

提醒一下 这一章视角和时间都有多次转换 我很努力地想要让它们连贯一些了 希望不会对阅读造成影响_(´ཀ`」 ∠)_

谢谢大家来看啦啦 下面是正文~


*
李赫独自走在灯火通明的街道上,大脑一片空白。刚才一冲动就把心理话说了出来,搞得大家非常尴尬,自己也落荒而逃。
 
他边走边思考自己能去哪里,习惯性地掏出了手机,却发现电量已经低于百分之十,索性关机收回了口袋里。
 
冷静下来想想,退一万步讲,就算金信他们真的如自己所想的那样,把他当成了别人的替代品,那又怎么样呢?他已经无可避免地对金信产生了不一样的感情,也习惯了他对自己无微不至的关心,这个时候因为这种愚蠢的原因离开,对谁都没有什么好处。更别说那种想法只是自己的猜测。想到这,他不禁对自己的冲动行为后悔起来。
 
他很想知道事情是怎么演变到现在这个地步的。几个月以前他甚至不认识金信这个人,而现在却已经离不开他了。
 
李赫走着走着,不知不觉又走到了曾经住过的公寓楼。他在不远处停了下来。觉得闭上眼睛还能看到当晚火光冲天的场景。大火肆虐过后这里还没有采取任何修缮措施,光秃秃的外墙满是火焰燃烧过的痕迹,如果不被推倒重建,那些烧痕会一直在那里,即使刷了新漆也不会消失,因为人们会一直记得。
 
就像金信始终记得王黎一样,李赫想道,所以地狱使者始终都在这里。而自己有能拿什么去和他比呢?金信是活了千年的鬼怪,独自一人生活了这么久,也能习惯怀念着一个人过着以后的生活吧。不,他也许早就习惯了。
 
而我的出现,只是一段小插曲,毕竟几十年的人生对他来说也不过是不值一提的一小段时光罢了。
 
大概无论付出多少都始终无法真正在金信心中占有一席之地吧。想到这,李赫把目光从那栋公寓楼收了回来,自嘲般的笑了笑。
 
伴随着一道强光,耳边传来了一声巨响。李赫纳闷为什么会有车辆以这个速度在居民楼附近行驶,却在弄明白之前失去了意识。
 
 
 
*
“你们说,他是什么意思啊?”金信还没从刚才的突发事件中反应过来,一脸茫然地看着同样摸不着头脑的德华和恩倬。
 
“阿加西,你不追出去吗?”恩倬想了一会说,“李赫哥哥可是就这样走出去了啊。”
 
“诶?我……可是他到底是什么意思啊……”金信低头思考了一会,表情仍然十分茫然,“他刚刚说什么了?”
 
德华突然绕到了两个人眼前,摆了一个自认为十分帅气的pose,取下了脸上并不存在的墨镜,“这种时候你们就需要我这样的情场高手了。”
 
恩倬白了他一眼,“德华哥,你真的谈过恋爱吗?”
 
“嗯?”德华的笑容凝固在了脸上,“我说话的时候你这种无知的少女就不要插嘴了。”
 
“你们说——”金信打断了准备长篇大论的德华,“他的意思是不是他喜欢我啊,他是喜欢我的吧?”
 
“可是既然是喜欢我,为什么还要跑呢?”没等两人回答,金信就自顾自地说道。
 
“阿加西,我先问你一个问题,你喜欢李赫哥哥吗?”恩倬进一步解释道,“我的意思是,你喜欢他这个人吗?还是只是一直都把他当成使者叔叔呢?“
 
“我……”
 
“你别急着回答我了,答案你自己知道就行。现在你明白他为什么会这样了吧?”恩倬一脸无奈地说,“阿加西你也发现了吧,李赫哥哥虽然和使者叔叔长得一模一样,却并不是他的转世哦。”
 
“我出去一下……你们不用等我回来。”金信轻声说,随手推开了身边的一扇门。

德华丝毫不意外地看着那扇门被打开又关上,他知道金信拥有这种打开任意门的能力。不知道这次又是去哪了。

“我本来……真的不想插手的。”恩倬看着门的方向说,“但是我觉得这一切都对他太不公平了。”

德华没问恩倬说的“他”是谁,因为这不重要。在他看来,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,怎么看都像是命运对两个人的惩罚。



*
意识在旋转。一开始是天旋地转,然后慢慢降低了速度,最后平缓了下来。缓过神来之后李赫睁开了眼睛,眼前一片漆黑,只有他自己身上似有似无地散发着微光。

他用力揉着太阳穴,想要唤起一些记忆,却发现是徒劳,于是不自觉地抱起了双臂。失去意识前的记忆就像这周遭一般一片漆黑,身上也感受不到一丝温度。

他徒劳地环顾着四周,无力地跪坐在地上,心想自己好歹不是漂浮在半空中。

可是这里是哪里……他只记得自己从金信家里跑了出来,来到了大街上……对于自己的举动,金信会怎么想呢?会觉得他很奇怪吧?会后悔最开始认识了他吧?

刚从他家出来李赫就后悔了,他太自私了。因为喜欢金信,所以容不下他的眼里有别人的影子。可是在感情面前,谁又不是呢?金信也是一样的自私,把自己对王黎的感情一厢情愿地倾注在了自己身上。

果然还是只有离开,他们才能算是扯平了。

突然,不知道从哪里传来了一声巨响,周遭突然变得很亮,一个电影屏幕般大小的画面凭空出现在李赫眼前,只不过,只有画面,没有屏幕。他看呆了,不是因为凭空的画面,而是因为内容。

一辆打着远光灯的打开车向一个人撞去,而那个人,分明就是他自己。记忆回到了他的脑海中,这是他失去意识前看到的最后景象。

他想让一切停下来,但那画面不断变换着,先是回到了他从金信家里走出来,然后是他和Sunny在咖啡厅见面,再接着是早上出门和恩倬的对话。和金信还有恩倬德华他们有关的一切在他眼前快速的闪回,这其中,大多是些无关紧要的日常琐事,平常又简单,但多数都很快乐。



*
另一边,一个人在一片洁白的病房中醒来。周遭安静地可怕,连医疗器械的声音都没有,只有空调的嗡嗡声萦绕不绝。

他睁开眼睛,花了好一段时间才适应眼前的纯白,一抹鲜红又出现在了他的视线里。一个一身红色套装,留着齐刘海的黑长直女子出现在他眼前。

“是你啊。”他平静地开口,声音有一些嘶哑。

“是你啊。”红衣女子也开口道,语气却有一丝意外。她顿了顿,又说,“没想到你还没走,王黎。”说完,神色明了了许多。

“这是哪?”王黎皱起眉头,试图想起一些什么。

“医院。”红衣女子简单地回答,“不过你放心,这副身体已经没有大碍了。”

“哦对……这位是……”王黎起身看了一眼窗户上自己的倒影,不觉感到十分神奇,“这是李赫吧。”

“嗯,他们的事你都知道吧?”

“我多少都听说了……有的时候我也在他们身边。”王黎重新躺倒在床上,松了一口气般地说,“这一次我也许能完成我的心愿了。”

红衣女子微微一笑,“去做你该做的事吧,不要让他等太久。”

王黎点点头,眼神十分温柔,“已经够久了……”



*
“我回来了。”因为有事要处理,金信去了几天加拿大,这会回到家还以为会有人欢迎他。然而并没有。

“嘘……”恩倬从客厅走出来,朝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,小声说道,“李赫哥哥早上值完夜班回来在沙发上睡着了。”

“啧……”金信无奈地笑了一下,心想自己在这家里的地位真是越来越令人堪忧了,“我好歹出去了这么多天,你们也不欢迎欢迎我。”

“你也没说过你什么时候回来啊,”恩倬倒也没觉得有什么,“再说了,谁知道你是不是自己跑去哪儿玩了,又不像李赫哥哥,不回家都是在工作。”

真是无法反驳。金信这么想着,轻手轻脚地走客厅,在李赫躺着的沙发旁边坐了下来,一边用手势示意恩倬回自己房间去。恩倬见了,耸耸肩笑着走了。

午后的阳光透过玻璃窗洒在李赫脸上,仿佛平添了一层滤镜,让金信看得入了迷。

最近他一直在想,自己究竟分不分得清李赫和王黎。

他承认最开始自己接近李赫是因为王黎,而且那个时候他也以为李赫就是王黎。但是深入接触之后,他发现并不是这样。在李赫身上,他感觉不到王黎的存在。

退一万步,如果李赫就是王黎的转世,还带有前世记忆,那他实在想不明白他为什么不自己来找他。

认清这个事实之后金信想过放弃,但李赫却又自己找上门来。看着那张脸,他偏偏想不出任何拒绝的理由。后来李赫搬进了他家,他发现自己对李赫的感情像野草一样,静悄悄地疯狂生长起来。

于是到现在他意识到自己喜欢上了李赫,却不能确定是不是因为王黎。

如果是,那对李赫就是不公平的。如果不是……他觉得需要对王黎好好交代。

因为想要捋清楚这一切,他才去了加拿大,那个缅怀过去的地方。

思绪回到眼前,李赫仍然闭着眼睛,呼吸平缓地睡着。金信静静地看着他,觉得阳光有些刺眼,便附身上前将李赫罩在了自己的阴影之下,最终情难自禁地吻了上去。



-TBC-



说句实话 发展成这样都是大纲不清晰的错_(:з」∠)_



评论 ( 6 )
热度 ( 43 )

© 亮亮的闪闪 | Powered by LOFTER